联系我们
新闻详情
NEWS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智能化改造 > 新闻详情

赛迪智库发布《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白皮书》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发布时间:2020-09-16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已成为一些国家快速实现经济增长、培育经济新优势、提升国际竞争力的有力手段。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这表明我国已将建设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提升至国家战略层面。2019年2月,党中央、国务院发布《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要求,以深圳、东莞为核心在珠江东岸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电子信息等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上海、广东、浙江、江苏、安徽等省市也在积极部署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成为当下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促进产业向中高端迈进、建设制造强国的重要抉择之一。

近日,赛迪智库发布了《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白皮书》,重点分析了产业集群发展较为出色的主要经济体的发展现状及经验,同时为我国发展先进制造业集群提供了借鉴。

 

新兴产业成为先进制造集群发展布局的新重心

当前,从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的发展看,欧美发达国家先发优势明显,新兴国家正迎头赶上;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尚未形成统一的标准,各国发展重点不同;新兴战略性产业崛起,成为先进制造集群发展布局的新重心;创新能力是先进制造集群核心竞争力,引领科技发展新方向。

从全球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趋势看,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成为集群发展的必由之路。先进制造业集群是融合新一代信息和通信技术、制造技术、供应链技术、先进管理方法、运营经验的一个智慧平台,网络化、数字化和智能化升级是集群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以人为本打造产城融合成为集群未来发展目标。以集群建设为载体,将产业发展、生态保护、人居环境优化、城市建设等内容完美融合到集群的规划、建设之中,依托产业资产,驱动城市更新发展和完善城市配套服务,实现集群内产业、城市、人之间循环向上发展的融合协调和谐发展。集群的品牌化经营将成为集群间竞争的有力手段。先进制造业集群需要内涵作支撑,创建品牌集群,提升软实力将成为集群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美国集群发展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依赖产业与市场的互动,提高集群自身竞争力和内源力,产业布局与区位和资源优势相耦合,企业网络组织在集群治理中起主导作用,产学研协同创新,政府提供积极有效的政策支持和公共服务,营造宽松活跃的金融环境。

德国在发展先进制造集群方面,建立信息分享平台,高度重视对集群的评估与监测,发挥政府指导作用,完善国家集群战略,组建中立高效的“第三方”机构,构建网络化服务体系。

日本发展先进制造集群时注重政府推动措施精准有效,阶段性目标和方案明确,注重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长效机制建设,注重构建产业集群的政产学研合作创新机制,注重发展科技中介组织,注重人才和创新机构的培养和引进。

 

我国先进制造业集群呈现一带三核两支撑特点

我国先进制造业集群从空间分布上看呈现出东强西弱、一带三核两支撑的特点。三核是指环渤海核心、长三角核心和珠三角核心。环渤海核心包括北京、天津、河北、辽宁和山东等省市,是国内重要的先进制造业研发、设计和制造基地。其中,北京以先进制造业高科技研发为主,天津以航天航空业为主,山东主要以智能制造装备和海洋工程装备为主,辽宁以智能制造和轨道交通为主。长三角核心以上海为中心,江苏、浙江为两翼,主要在航空制造、海洋工程、智能制造装备领域较突岀,形成较完整的研发、设计和制造产业链。珠三角核心包括广州、深圳、珠海和江门等地,以特种船、轨道交通、航空制造、数控系统技术及机器人制造为主。

两支撑为西部支撑和中部支撑。西部支撑是指陕西、四川和重庆,以轨道交通和航空航天产业集群为主。中部支撑是指湖南、山西、江西和湖北,航空装备与轨道交通装备产业集群势力突出。

近年来,我国先进制造业集群建设发展迅速,但仍然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长期处于低度化发展状态。产业集群从低水平向高水平升级的过程比较慢,集群内企业拥有价值链高端环节及高新技术产业数量少。

产业关联度小,集而不群。跟风仿效者多,低水平重复与无序竞争现象突出,集群分工和专业化程度不高;在产业定位、产业布局和招商时并没有注重产业之间的联系,产业链上下游配套关系不完善。

产业结构同构性强。地方政府对本地经济保护,普遍以“大而全”思想指导本地区经济发展。

技术创新能力不足。大部分先进制造业集群以简单技术的应用为主,不少产业集群还停留在模仿、低价竞争阶段,产业结构的总体层次仍较低,创新能力及竞争力不强。

完善的产业集群机制尚未形成。政府的作用有待充分发挥,过度依赖土地经营和优惠措施,普遍存在用地浪费、产业缺乏特色等问题;我国中介组织的运行环境有待改善,不少集群缺少在经济技术、法律、信息、管理、产品推广等方面的中介服务支撑;集群发展评价指标片面,重视招商引资数量、产值、出口总额等指标,较少关注内在竞争力、发展可持续性、创新能力等质量指标。

 

全球先进制造业集群对我国的启示

政府推动至关重要。政府有形的手是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的重要谋划者、参与者和主要动力。政府的规划、投资、税收、创新等政策对推动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不可或缺。政府可以通过制定规划和法规政策、制定差异化的动态发展政策、提供健全的基础设施和完善的公共服务等方面,推动先进制造业集群建设。

创新体系建设是关键。集群创新体系以产业集群为基础形成创新网络。企业、科研机构、中介服务机构和政府等主体在集群的创新体系中通过正式和非正式接触,促进新知识、新技术和新产品诞生、储存、转移和应用。良好的创新体系不但能够带来更快更好的知识创新、产品创新和市场创新,还为集群中的企业提供格式化的科学知识、共性问题解决方案和稳定的创新合作关系,为先进制造业集群带来持续的发展动力和竞争优势。

大中小企业协同发展是基础。大中小企业间协同发展有利于加强先进制造业集群内部企业间的联系,便于企业向专业化方向发展,有利于加强企业间专业化分工与协作水平,提高集群发展效率和水平,更有利于加强大型企业,尤其是跨国大型企业在本地的扎根。

产业间协调发展支撑。优秀的产业集群,不但关键产业竞争力强,与其相关的配套产业也都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主导产业和配套产业存在相互促进、共同升级的良性循环,产业间的协作和升级相互带动、共同发展,带来产业集群竞争力的乘数效应。

合理的评价制度能有效鞭策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从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的发展经验看,制定科学的集群发展评价制度,追踪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状况,定期评估政策实施效果,明确集群发展存在的问题和需求,及时调整下一阶段发展政策和策略,能够有效保障先进制造业集群的稳定发展。